您现在的位置:王中王资料大全枓大全 > 园丁风采 > 名师工作室 > 张慧 > 正文内容

来不及说再见!一个关于白鱀豚的戳泪故事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9-10-13 浏览次数: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央视网消息:白鱀豚在长江里没有天敌,它唯一的敌人就是人。 尽管已经过了将近40年,刘仁俊提到淇淇的遭遇时,声音里仍然满是心疼。 刘仁俊是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白鱀豚专家。 1980年1月11日,一个雨雪交加的夜晚,刘仁俊接到湖南城陵矶水产收购站的一个电话,一条活体的白鱀豚被当地人捕获。

  
 

   刘仁俊连夜赶往现场,把它带离了长江。

  
 

   此后二十二年,他与这条白鱀豚形影不离,而这条白鱀豚也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:淇淇。 淇淇在世界上是有名的。 初见淇淇,刘仁俊的心情有点复杂。

  
 

   被称为长江女神的白鳍豚是我国特有的淡水鲸类,仅产于长江中下游。 几千万年以前,它们就生活在长江,被称为活化石。 1984年,白鱀豚被加入中国濒危物种红皮书。 1986年,白鱀豚的宏观数量已不足300头,被列为濒危(EN)物种。 到1996年,已变成了极危(CR)。 在这种情况下,淇淇的出现不失为一个惊喜,但当刘仁俊看到它时,却一时无措当担架托起137斤的淇淇,他看到淇淇的背部被捕捞的铁钩戳了两个大洞,已经化脓发臭。 我刚开始养白鱀豚,没有经验啊。 后来,刘仁俊曾请北京动物园的两个兽医帮忙医治,但半年过去也未见好转。

  
 

   百般思量之后,他决定给给淇淇做一个特制的背心。

  
 

   他用生肌散、云南白药等给淇淇配好药敷上,然后用四层消毒纱布做成的背心把它包裹起来。

  
 

   5天以后,奇迹出现了。

  
 

   皮肤烂掉的伤全部都好了,你说多好。 78岁的刘仁俊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,眼睛里闪着光,仿佛又看到了淇淇灵动的身影,回到了那些相伴的日子……相识,他们小心翼翼。 刘仁俊给淇淇喂食小鱼,警惕的淇淇一开始离得远远的,然后一点点尝试接近,慢慢地游到他的手边,叼走小鱼。 相熟,他们嬉戏玩闹。 淇淇越来越像一个调皮的小孩,会高兴,会示好,也会发脾气。 会拍打水花浇湿他,也会在咬住他的手指时,赶紧把嘴巴张开。

  
 

   有一次我喂它,它咬住了我的手指,但是它马上松开了,你说它多好啊。

  
 

   而对刘仁俊来说,最遗憾的就是在淇淇有生之年,没能给它找一个伴。 1986年,研究所捕到过两头白鱀豚,一只叫连连,一只叫珍珍,连连是父亲,珍珍是女儿。 珍珍的到来,让淇淇不再孤单,但它们从陌生到熟悉,还没能真正建立起亲密的关系,珍珍就因为间质性肺炎去世了。

  
 

   其后,刘仁俊再也没能找到一只雌性白鱀豚,与淇淇配对。

  
 

   (上世纪)九十年代几乎就再也看不到白鱀豚的身影了。

  
 

   刘仁俊深深感慨。 2002年7月14日,一个电话让刘仁俊心碎不已淇淇离开了。

  
 

   它,没说再见;他,没有告别。 淇淇,成为一个标志。

  
 

   刘仁俊动容地说:它造就了一代科学家,要是没有白鱀豚这个研究,就不能有长江江豚保护的成功,淇淇在世界上是有名的,人家一说淇淇就竖大拇指。 功能性灭绝,这是目前白鱀豚命运的定语。

  
 

   功能性灭绝并非消失,希望它出现在长江的某个地方。 刘仁俊说,白鳍豚保护区已经建好了。

  
 

   尽管渺茫,刘仁俊和我们依然怀揣一丝希望,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再在长江的某一个地方,看到白鱀豚一跃而出的光芒。

  
 

   还有可能的时候,我们大家行动起来,这就是我们很大一个功劳。

  
 

   (编辑/张莉实习编辑/鞠晨忱)编辑:杨小淼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